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動態新聞

援外隨筆——天使在人間

發布時間: 2018-06-03    作者:孫亞西    點擊:


2018511日,是個令人難忘的日子。剛剛到朱巴教學醫院新生兒科上班第二天,在走進新生兒病房的那一刻,就聽見裏面孩子哇哇的哭聲,我們匆匆換好鞋進去,看見實習醫生kandina正在無奈的搖晃小床,床上躺著的寶寶叫Johnoter,因宮內窘迫,媽媽行剖宮産術而娩出,他有有一身棕黑色的皮膚,大大的眼睛,深凹的雙眼皮,一頭卷曲黑發。由于病房不提供奶粉喂養,寶寶們只能等待媽媽來喂奶。孩子的哭聲越發淒厲,我走過去,看著他柔聲地說:“Hi, baby, good morning ,You don”t cry, Yourmother coming here.I love you.”當重複到第二遍時,孩子的哭聲停止了,……或許孩子聽懂了我說的話,期待媽媽的到來。無論身處何方,無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無論膚色,無論貴賤,只有愛能跨越時空,跨越國界。望著孩子純真的臉龐,一切的疲憊、不適應、困擾均被沖淡。

突然,伴隨急促的腳步由産房轉來兩個超低體重早産兒,孕28周,雙胎,其中一孩子出現歎氣樣呼吸,心率50-60/分鍾,四肢冷,此時,已顧不了許多,立即找出複蘇囊給于複蘇,清理呼吸道,正壓通氣,胸外按壓,雙鼻導管吸氧、保暖,孩子自主呼吸慢慢建立,心率漸漸正常。此時,當地醫生Alice忙完了外面的事情進來看了一眼,高冷的說:Continue!簡單幹脆。後來,我們知道Alice醫生非常忙,她每天要奔波于兩所醫院間,南蘇丹的兒科醫生稀缺,我曾問過實習醫生Sanmu,他是否願意做一名兒科醫生,他說:No,他的理想是婦産科醫生。倒是護士Fitima十分友好熱情,直誇中國醫生處理的及時、恰當,做的好。

我們每天早上全隊准時從基地出發,大家准點到各自科裏上班,我的搭檔高俠醫生以經完全掌握簡單而明了的英文病曆書寫,每天交班、查房、寫病曆進入正軌。525日,由産科轉來一名産時缺氧,羊水吸入的孩子,大家立刻進入應激狀態,清理呼吸道、吸氧、開通靜脈,這時孩子出現抽搐,幾位實習醫生在不停的給孩子吸痰,我們用不太熟練的英語告訴他們,羊水已吸入肺部,導致孩子肺部通氣功能障礙,氧合困難,孩子很可能合並缺氧導致的顱內出血,要減少刺激和搬動,保持安靜,持續雙鼻道管供氧,由于沒有靜脈使用的鎮靜劑苯巴比妥鈉,大家一時束手無策,最終找到苯巴比妥片,經鼻胃管給孩子胃內注入,漸漸孩子抽搐止住。在這裏,我們只有一個目標,如何在現有的條件下,盡己所能,使工作正常運行,用我們紮實的基本功去提高醫療質量,用中國醫生的規範、嚴謹慢慢去改變、去縮短醫療上的差距。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