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動態新聞

援外隨筆——爲了那雙期盼的眼神……

發布時間: 2018-06-03    作者:費孝敏    點擊:


記得那是20179月的一天,我正穿梭在手術室各手術間忙碌著,突然接到醫院通知即刻召開緊急會議。安排好科室工作,我匆匆地趕往五樓會議室,只見院領導及相關科主任已經全部到齊。會議內容:蚌埠市各家醫院需要推薦醫務人員赴南蘇丹執行爲期一年的援助醫療任務。我院阙書記鄭重的宣布:“這是國家交給我們的一項光榮的政治任務,派遣的同志不僅是代表我們醫院、而且代表蚌埠市、代表安徽省、跨出國門代表的是我們的國家,各科在短時間內要做好動員工作,推薦出符合選派條件的醫務工作者”。接到這一消息,經過一夜思想鬥爭、反複考慮,我想自己作爲一名中國共産黨員、作爲蚌埠市第二人民醫院一名手術室護理工作者、作爲一名有點援外經驗的白衣天使,理當在祖國和人民需要的時候,義不容辭地站出來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挑選。于是在得到家人全力支持後,第二天我毅然決然地報名參加援助醫療。經過層層篩選最終感謝各級領導對我的肯定,使我有幸光榮的加入了安徽省第六批援助南蘇丹醫療隊,再次踏上援助醫療之路。聽到我再次援外的消息,有的朋友勸我不要去了,“你已經有過援外經曆了,你如果不提出來去,即使科室沒有人報名,醫院可能也不會要求你去的”。其實,她們不知道,促使我下定決心參加援助醫療還爲了實現一直埋藏在我心底裏的一個小小心願:爲了兌現一個承諾,爲了那雙期盼的眼神…..

說來距離上次參加援助醫療工作已經有七個年頭,那時的醫療隊執行援助任務是連續兩年。在當地工作一年後由于當時安全局勢發生動蕩,考慮到我們的人生安全,中國大使館即刻做出醫療隊員暫時全部撤回國的英明決策。記得我們走的那一刻,被中國醫療隊治愈或待治療的病人及其家屬、當地的同事和老百姓紛紛自發趕來送行,在送別的人群中,我看見了手術室同事、我的好朋友--娜瓦(人名),她當時約22歲,嬌小且凹凸有致的身材,黝黑細膩的臉龐上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透著一股靈氣。她是我在當地手術室重點帶教培養的護士之一,在平時工作中我倆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娜瓦不舍得緊緊的握著我的手說:“娜迪爾(我當時的阿拉伯語名字)我不想讓你走,我還想繼續和一起上手術台、還想學習中國話……”,我告訴她“我們醫療隊只是暫時回國,等到這裏局勢穩定了,我們一定還會再回來的……到那時我們還一起爲你們當地病人治病、還給你講許多我們中國的故事”。汽車緩緩開動了,淳樸老實的當地人,不善于用語言表達,他們默默地站在面包車的兩旁,目送我們遠去,目光中充滿著對中國醫療隊的崇敬和感激,充滿著對中國醫療隊的依賴和留戀,充滿著對中國醫療隊能再回來爲他們看病的滿滿期待。隨著汽車的遠去,送行的隊伍也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我的視野……..後來由于當地一直發生戰亂,最終有些遺憾我們沒能返回繼續執行援助任務。一晃七年的時間過去了,那送行的場面、娜瓦那雙卷翹的長睫毛下一雙泛著晶瑩淚花的期盼眼神還時常浮現在腦海裏….我讀懂,那是受援國對中國援助醫療的渴望。

201852曆經兩次中轉和約20小時的飛行,我們安徽省第六批援南蘇丹醫療隊一行15人抵達首都朱巴機場,剛下飛機就感到一股股熱浪撲面而來,炙熱的太陽灼烤在身上、著實讓我感受到了這片土地的“熱情”,加上聞到當地人身上散發特有的狐臭味、長途飛行的疲乏,讓我有種近乎要虛脫的感覺。這就是南蘇丹給我留下的第一感受。

南蘇丹,位于非洲東部,20117月建國。是一個萬裏之外年輕而神秘的國度,美麗的白尼羅河在這裏蜿蜒流淌。連年的內戰不斷使它成爲目前世界上最貧窮、最不發達的國家,幾乎沒有之一。全年平均40度的高溫使它素有“世界火爐”之稱。自然環境惡劣,瘧疾、傷寒、霍亂、艾滋病、肺結核等傳染病發病率居高不下。雖然這些在來之前有所了解,但深入其中才知道對我們的考驗遠遠不止這些。

經過幾天的交接和搬家隊員們很快進入了各科的工作角色。我們援助是一所朱巴教學醫院,它是南蘇丹較大的一所教學醫院。這讓人聽起來感覺還不錯,但是到了醫院發現醫院藥品匮乏、配套設施不健全、器械簡陋破舊,“no power no light no water ”(沒電、沒燈、沒水)這個是我在醫院、在手術室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手術室護士無菌觀念差、手術護理操作極不符合規範、更讓我感到擔心的是手術所用的一切手術器械、紗布、針等護士是不進行清點核查的,更別提雙人執行核查制度了。這讓我感到自己身上的擔子很重,我感到怎樣創造性的開展手術護理工作和指導當地醫務人員工作,是我將要面臨的又一大考驗。

520接到婦産科兩位主任的通知,明天可能有兩台婦科手術。接到通知後,在駐地利用業余時間我趕緊剪裁准備了幾包手術紗布和紗布墊,以備不時之需;沒有外科洗手用的水,我們第二天就從駐地提一桶水;沒有洗手液,我就把自己的肥皂帶到科室進行外科洗手用。第二天在婦産科趙主任、門主任、麻醉朱主任和我齊心協力,做出詳細的手術規劃;顧不得40度的高溫,穿上皮裙、戴好護目鏡,做好一切自身防護;規範每一項無菌操作,嚴格執行安全清點核查制度。在我們第一、二、三院通力配合下,克服一切困難,順利地完成了來南蘇丹的第一例手術。手術全部結束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了,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穿著早已汗透的衣服,坐上返回駐地的汽車,雇傭的當地司機trawo,流露出感激的眼神“爲了給南蘇丹人民治病,你們從早上一直忙到下午,連午飯都沒有吃。謝謝你們!”聽到這感激的話語、看著自己身上穿著印有五星紅旗的白大衣時,雖然我們感到很累,但那種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深知,未來的援外的日子裏,必將困難風險重重,但是有繁榮富強偉大的祖國做我們強有力的後盾,我毫不畏懼。爲了受援國人民的需要、爲了受援國那一雙雙急需中國醫療援助的期盼眼神……南蘇丹——朱巴!我來了!我將會沿著漫漫援非醫療之路,堅定的走下去,讓中非友誼之花在南蘇丹的大地上綻放得更加絢麗多姿!